程锦工作网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英语学习 > 英语写作 > 背景文化 > >

2018年亏损逾70亿元,“后朱晔时代”电竞新思路能否重生?天神娱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8月1日晚,天神娱乐发布公告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收到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》。朱晔个人则因资金占用、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等6项违规行为,被大连证监局下发警示函。

而这位曾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人,曾靠着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将天神娱乐带向巅峰,但眼下无论是朱晔还是天神娱乐,正面临上市以来最艰难的时刻。

大约一年前的中秋前夕,那个曾凭借与股神巴菲特的一顿午餐名噪一时、继而为整个A股资本市场又“贡献”了一出惊心动魄的资本大戏的天神娱乐(002345.SZ)前掌门——朱晔,结束了他在这家一手“带大”的公司里近9年的职业生涯。

两年发生12起并购,超过百亿元并购资金,天神娱乐的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,然而,就像硬币的两面,极致的巅峰体验的另一面,还掩埋着几十亿元的商誉减值大雷。终于,在外界看来一连串并未形成有效协同效应的并购,加之政策上的宏观因素等,“天神”跌落神坛,2018年亏损70亿元,落下“雷神”的名声。数据显示,截至8月8日收盘,天神娱乐总市值已不足30亿元。

接手朱晔留下的这副“烂摊子”的,是曾参与此前盛大游戏回A、懂电竞,且有政府机构工作背景的杨锴。

就在朱晔离职的次月,互联网上出现了杨锴关于电竞方面问题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。接下来的2019年3月,天神娱乐即成立了自己的电竞子公司——北京智竞未来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智竞未来”)。

外界都颇为好奇,当朱晔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慢慢消化,新管理层新的战略布局和动作,是否会让天神娱乐得到重生?

此外,值得关注的是,天神娱乐方面还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9月中下旬,公司或会发布关于业务调整等方面的公告,或将涉及业务板块的新增、业务方向的变化等。

也可以看到,有媒体曾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:“如果能在大额出清后站住阵脚、稳定营收利润,公司在‘后商誉’时代交出一份回暖的成绩单仍然可以期待。”

只是,2019年已经过半,公司预亏的半年报业绩,也让市场对其2019年业绩情况难免产生担忧。

历史遗留问题待解

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前人“挖坑”,后人只能填埋、修补。

翻看天神娱乐近期的公告可以发现,源于朱晔时期的“坏消息”一个接着一个。近期的一些事项,也都与其有所关联。

8月1日晚间,天神娱乐对外发布三则关于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、公司以及前董事长朱晔被大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公告。警示函细数了天神娱乐和朱晔诸如资金占用、关联交易以及信批、内控等方面的几大问题。

回到2019年4月底,彼时,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“中审众环”)对天神娱乐2018年巨亏70多亿元的年报出具了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。而70多亿元的亏损额,主要源于对收购的子公司2018年业绩下滑,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以及因投资标的经营业绩不及预期,对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中的优先级合伙人、中间级合伙人的出资份额计提了减值准备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4月26日,天神娱乐担负的具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,累计额度达3.79亿元。中证鹏元资信评估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证鹏元”)对此予以关注。

招致中证鹏元关注的,还有此前天神娱乐2019年度三分之一以上董事发生变动事项以及近期天神娱乐下修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的事项。

据披露,2019年上半年,天神娱乐业绩预亏2.3亿~1.3亿元。这主要是由于此前收购的几家子公司出现业绩下滑。公司旗下以德州扑克为主营业务的深圳市一花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一花科技”)受政策影响, 2018 年度主动关停服务器、下架了德州扑克品类游戏,新游戏正在研发中,同比业绩下滑明显;游戏研发与发行板块,手游研发厂商雷尚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雷尚科技”)及游戏发行企业北京幻想悦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幻想悦游”)同比业绩下滑明显;影视板块,受政策影响,北京合润德堂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合润文化”)业绩同比下滑明显。

8月8日,天神娱乐方面向记者表示,事实上,现在一花科技的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,未来,公司会考虑将这一部分资产进行处置。

天神娱乐品牌营销中心品牌部助理总监梁孟龙称,雷尚科技和幻想悦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:“一是游戏数量下降,二是做发行的成本变高,三是由于在版号政策收紧情况下,中国游戏出海业务的买量成本增加”,在他看来,“归根结底,还是游戏版号收紧导致的。”

需要注意的是,当天,记者来到合润文化官网上显示的外交公寓地址,但里面却空无一人,同一楼层的世界卫生组织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称,此前合润文化曾在这里办公,但后来搬离了。

除了子公司经营不善拖累整体业绩,还有对参与设立的基金中的优先级合伙人、中间级合伙人出资份额及优先级合伙人、中间级合伙人应取得的收益承担回购或差额补足义务,付出了较高的资金成本的因素。

而此前在2017年发行的为期5年、融资额达10亿元的债券,因近期公司出现的被立案调查以及被指出现的多项警示事项,光大证券多次发布债券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,向投资者提示风险。

最近的一则公告显示,天神娱乐与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融聚天下投资管理(深圳)有限公司 于 2019年8月2日就债权、债务等事项的处理与安排签订了《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》。天神娱乐称,这是公司与债权人协商解决债务问题的阶段性成果,对公司生产经营无不利影响。

此外,8月6日,据证监会网站消息,针对天神娱乐重大资产重组评估报告、天神娱乐2017年年报审计等相关问题,大连证监局分别向北京国融兴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、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和中审众环出具了警示函。

棋牌电竞会是新出路吗?

随着朱晔时期诸多问题和风险的逐步处理和释放,市场都在关注天神娱乐有没有可能重启新行情?新任董事长熟悉的电竞领域,是否会成为天神娱乐重生的新契机?

然而,天神娱乐方面在8月8日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智竞未来的电竞业务在2019年并不会为公司带来多少经济利润。一些专业人士也就用户黏性、监管环境、盈利能力等方面,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该公司在棋牌电竞领域布局的看法。

天眼查信息显示,由梁孟龙担任法人代表的智竞未来是天神娱乐下属的电竞子公司,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22日。8月8日,记者来到该公司登记的工商注册地址,却发现现场不存在该地址。

据悉,上任近一年的天神娱乐新任董事长杨锴现年36岁,拥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,有券商、政府机构工作背景,在银川试图打造“电竞之都”的背景下,还曾参与过当时已经私有化的盛大游戏重组彼时的中银绒业(现为“*ST中绒”,000982.SZ)交易事项。此外,他还是银川市首届WCA(世界电子竞技大赛)的执行主席,负责赛事的策划、筹备及商业化运作。

据了解,早在2017年11月,天神娱乐旗下的皮皮游戏就曾与湖南“芒果台”签署了合作协议,将棋牌休闲活动搬上了电视荧屏,当时双方就计划将推进健康棋牌游戏的电竞化进程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