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锦工作网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工作职场 > 职业规划 > >

“一帶一路”的由來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271、“一帶一路”的由來

“一帶一路”的由來

在2012年上半年,有領導人去澳大利亞。那時候,中國的GDP已經於2010年超越了日本一年多了,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(當然,直到今天還與美國有不小的差距)。即便如此,西方(包括且特別是澳大利亞這樣的准西方類型的國家)對中國的崛起之快速深感不安(包括今天,他們都不能釋懷)。所以,在重要領導人,也是在當時可以預料到未來更爲重要的領導人來訪之際,澳大利人就以盛氣凌人且頗具西方代表性的姿態向這位官員發難(在這之後,西方記者還有冒犯中國的瘋狂舉動):中國的崛起對世界的“威脅”,諸如此類。

  而當時,這位領導人頗爲驚訝的苦口婆心的說,“我們不會對西方造成威脅/歷史上强盛的中國就從未威脅過別人/和平崛起,發展自己,還很落後”等,也就是無論怎麽說,有口難辨了。這反映了一個西方眼中的現實和東方人(中國人)心中的無奈和糾結。你怎麽説(都被定義為是主觀的了)人家就都不信。——當然,客觀的說,就像托尼.布萊爾當初説的,西方人對中國的“敵意”來自於大體量的中國發展太快了,西方國家根本無法適應。言外之意,只能是下意識的牢騷/抵制。面對如此艱巨的發展困境,如何是好?

  在這些解釋中,最有説服力的當然還是“鄭和下西洋”的故事,而且,澳大利亞人也是熟知這段歷史的,——最近幾年有英國歷史專家學者的研究,依據現在的國家界限劃定方法,澳大利亞應該屬於中國,也就是因爲鄭和下西洋首先到達過這裏——這是後話了。所以,主觀解釋/辯解無法讓澳大利亞放心的話?那只有沿革歷史再續前緣最具説服力。

  於是,後來就有了“新絲綢之路”的構想並規劃了——謀求合作/鏟除敵意/身先示範,西安/甘肅/成都/寧夏/新疆/西藏就成爲了新的起點,隨著規劃的推廣,慢慢的問題就浮現出來了:從中國的西部(原來有西部大開發)到中亞國家,再到歐洲,這中間地帶經濟並不發達,而且體量也不是很大,(實際上,底氣也不足),於是乎就有了新絲綢之路經濟帶(注意是“帶”)這一“飄逸”的稱呼。

  再後來,意識到中國的經濟的發達地區在東部沿海,如果沒有這一帶的參與,中國建設“新絲綢之路經濟帶”似乎缺乏實力?而且,隨著“新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推廣,東南亞一些國家也想參與,且上面提到過,僅僅是和中亞國家共建“新絲綢之路經濟帶”也缺乏影響力,且都是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,俄羅斯也在策劃這一帶的經濟合作。於是乎,就有了鄭和下西洋的海上經濟帶的構想,也就是今天説的“海上絲綢之路”的規劃。

  “一帶一路”就這樣轟轟烈烈的開始了,一個方面是由於改革開放的中國到了一個新的出發起點,另外一個方面,讓西方人接納這個快速且體量很大的經濟體的崛起的事實。所以,“一帶一路”本質上不是西方/甚至國内民間傳説的,中國的低端產品賣不出去了,要賣給中亞/東南亞國家,也不是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説的“中國威脅論”。這主要起源於西方對崛起中國的忌憚和抵制,也起源於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中國必然走向世界的客觀要求。至於,如何讓西方人放心,又能為自己找條路走向世界,那就是“一帶一路”所倡導的,大家商量著辦:共商/共建/共享。“一帶一路”已經寫入聯合國文件,相信“一帶一路”的成功,必將是人類的又一大壯舉。

  謹以此文紀念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華誕!

  張海勤 2019-10-9*1338周三與廣州

「原創作品、版權所有、未經許可、禁止轉載、侵權必究」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职业规划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